口罩到香港 » 國內新聞 »

雲貴地區男青年被列為詐騙頭號目標 山裏娃緣何陷入“甜蜜陷阱”

打開出生於1997年的胡偉(化名)的微信朋友圈,其中大多記錄着奢靡的生活:擁有豪車,住在高檔商品房,在夜店等娛樂場所一擲千金……在朋友眼中,胡偉“逆襲”致富的故事讓人羨慕。

13歲時,家住雲南省玉溪市的胡偉就輟學跟隨父親前往貴州省興義市務工。不堪從早到晚幹苦力活的他離職後短短3年,就過上了“好日子”。直至江蘇省南京市鐵路公安處的民警將胡偉抓獲,這段致富神話才被打破。

據警方透露,近年來,胡偉等人通過網絡交友等方式大肆行騙,涉案金額已達百萬元。胡偉擔任犯罪集團的經理,控制着50餘名主任與業務員。目前,胡偉因涉嫌詐騙罪被依法逮捕。

傳銷組織盯上網絡交友詐騙

2017年,胡偉經老鄉介紹,獨自前往河北省滄州市打工。急於擺脱工地艱苦工作環境的他在老鄉的忽悠下,加入名為“水玲瓏”的化妝品公司。

入職後,主任告訴胡偉,只要努力完成領導分配的任務,很快就可以升職、賺大錢,升職的主要途徑是“拉人頭”和業績出色。

據胡偉描述,業務員若能拉到3個以上的新人入夥,可升職為主管。升職到主任位置,胡偉需拉10人入夥。成為經理的條件是手下擁有64名以上的業務員。

“拉人頭”的前提條件為每名業務員需繳納2900元的入職費。該公司保證,繳納入職費後,可計入年底分紅,讓胡偉等人成為公司的股東。這個帶有極強傳銷性質的公司讓胡偉眼前一亮。

不過,讓胡偉疑惑的是,進入公司後,他並沒有見過這家公司聲稱銷售的化妝品,同事對於銷售也隻字不提。主管對他們説:“你們剛入職,需在網上交友聊天,鍛鍊交際能力。”

胡偉按照主管的指示,在網上冒充年輕女孩,找不同男青年“談戀愛”。經過一段時間的相處,胡偉就會以各種理由向對方要錢。“只需要動動嘴,錢就會源源不斷地流入賬户”。

由於業績斐然,胡偉一路升遷,成為了公司的大主任。

2018年,胡偉因詐騙罪被浙江警方刑事拘留。所謂的“水玲瓏”化妝品公司也被查實系傳銷詐騙組織。

50餘名犯罪嫌疑人大多為90後、00後

2019年被釋放後,胡偉重組破產公司,希望恢復“水玲瓏”昔日“輝煌”。

經過一番研究,胡偉總結出“成功祕籍”。他發現,雲貴地區的大齡單身男青年人數眾多,且文化程度相對較低,容易上當受騙。於是,他將雲貴地區男青年列為了詐騙“頭號目標”。

為了帶動業務員的積極性,胡偉提出“身價”制度,新人入職時需繳納不少於2900元的介紹費,這筆資金就是新人身價。只要精心處理業務,身價就可以成倍增長,直至290萬元時兑現為現金,併發放相應分紅。這張“大餅”吸引了不少年輕人加入。

2001出生的王霞(化名)加入“水玲瓏”很快當上了大主任。5名大主任帶領50餘名業務員瘋狂拓展業務。

令人意想不到的是,一年時間內瘋狂詐騙近萬人、斂財數百萬元的團隊,居然租住在破舊小區的出租屋內。他們幾乎不敢出門,全天泡在網上。

王霞供述,胡偉表示,公司對於人才的培養講究“前期多幹活少拿錢,後期拿錢多享受”。

蘿蔔、白菜最常出現在業務員的工作餐裏,他們七八個人擠在一套出租屋內。業務員並無固定工資,所得收入就是業績的5%,算下來,每月不足1000元。主任的最高收入也僅是業績的10%。

與此形成鮮明反差的是,胡偉在貴州瘋狂揮霍業務員們的“血汗錢”。

偵辦該案件的民警張楠介紹,案中50餘名犯罪嫌疑人呈低齡化趨勢,基本為90後、00後,有些人加入時甚至不滿18歲。他們有許多相似之處,大多是從雲貴山區走出來的,貧窮、文化水平低、家庭監管缺失是他們共同的人生經歷。對財富的渴望、對勞累工作的厭惡、對法律認識的不足,讓這羣年輕人步入社會後鑑別能力差,容易受到誘惑誤入歧途,繼而走上犯罪道路。

“網絡交友式詐騙屬於新型詐騙犯罪。任何形式的新型詐騙手段,最終目的就是要從受害人的手裏獲利。”張楠提示,在一般詐騙案中,騙子通常不希望與受害人見面。網友在網絡交友過程中可提出見面要求,如果對方始終以各種理由拒絕或拖延,就極有可能是詐騙。

張楠提醒,年輕人應堅信“天上不會掉餡餅”,只有付出勞動才會有回報,並樹立法律意識,切勿走上違法犯罪道路。

左智越 莫靜 中青報·中青網記者 李超 來源:中國青年報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蔘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蔘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返回頂部